王左中右 - 第1651章,让我们开下眼 上门豪婿凌天辰桑语溪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爷爷,大祭司位置非常的重要,位高权重,爷爷一定要慎重地任命才是啊。”

    祁兰焦急地说道。

    听见祁兰的话,祁远顿时一脸愤怒地站了起来。

    “祁兰,你这话什么意思?”

    祁远走上前来,怒视祁兰,“你的意思是,爷爷任命静虚道长做北荒大陆的大祭司,就不慎重、不合理了么?”

    祁兰对着祁重阳抱拳,“爷爷,孙女绝对没有想要否定爷爷的意思,我只是觉得,静虚道长单单只是拿出一瓶上品丹药,就说这是自己炼制的,未免难以让人信服。

    我请求爷爷,让静虚道长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炼制一炉上品丹药,如果静虚道长能成功炼制的话,那么就证明他所言非虚,他的确是为高阶炼丹师。

    如果,静虚道长炼制不出来的话,那么他就不够资格担任北荒大陆大祭司的职位。”

    祁远双眼寒芒一闪,怒喝一声:“祁兰,你这是怀疑我,怀疑静虚道长了?”

    祁兰轻哼一声,没有说话,一丝很明显,她确实怀疑祁远一家在搞鬼。

    爷爷刚发布命令,说要重金搜寻高阶炼丹师,祁远父子就立刻有了人选,这也太巧合了些把?

    静虚道长一脸愤怒地站了起来,对着祁重阳抱拳,“我静虚道长云游昆仑上界八方大陆,所到之处世人无不尊崇备至,从未有人敢对我静虚道长不敬。

    没想到,来到你们这北荒城,一个小女子竟对我如此不敬,实在是太令人气愤和失望了。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静虚道长,那么我便告辞,接着云游四方去了。”

    说完,静虚道长猛地甩动了一下拂尘,就要转身离开。

    祁重阳急忙站了起来,“静虚道长请留步,请留步。

    刚才我的孙女不懂事,口不择言,还请静虚道长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我们北荒大陆,对炼丹师更加的尊敬和推崇,绝对没有怠慢仙师的意思。”

    静虚道长哼了一声,站在那里不发一语。

    祁远怒视祁兰,“混账,还不赶紧给静虚道长道歉?”

    祁兰直视祁远,大声地说道:“请问刚才我哪里说错了,我为何要想静虚道长道歉啊?”

    “你你简直是太放肆了!”

    祁远也知道祁兰的话没有错,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得怒哼一声,“如果,你把静虚道长气走了,给咱们北荒大陆造成的损失,你要负责!”

    这时,就听祁兰的父亲祁长川缓缓说道:“其实,祁兰并没有怀疑静虚道长的意思,只不过她一向崇拜法力高深的炼丹高手。

    今日听到静虚道长说能炼制高阶丹药,想要一睹为快,还请静虚道长能展示一下炼丹仙术,好让我们一饱眼福。”

    听见祁长川的话,祁氏家族的诸人纷纷点头,说道:“对对,我们都很想见识一下这高阶炼丹术的神奇之处,还请静虚道长给我们展示一下吧,感激不尽。”

    祁重阳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昆仑上界,以武为尊,炼丹师更是无比的尊贵。

    高阶炼丹师更是罕见,地位崇高,因此世人难得有机会亲眼目睹高阶炼丹术,正好静虚道长仙驾光临我们北荒城,就麻烦静虚道长给我们展示一下吧。”

    “呃这.”静虚道长顿时愣了一下,一脸的为难。

    这时,就见祁长山站起来说道:“不是静虚道长不愿给大家展示高阶炼丹术,而是高阶炼丹术乃是仙术,不能随意向外展示。

    静虚道长曾给我说过,展示高阶炼丹仙术之前,需吃斋念佛,沐浴更衣,焚香祷告,然后择一个吉日,才能向世人展示。”

    “对对。”

    静虚道长急忙点头,“正是这个道理,高阶仙术哪能随意向外展示啊?

    这样会被神明降罪的,无量天尊”听见静虚道长的解释,祁氏家族的很多人纷纷点了点头,“静虚道长说的有道理。”

    祁兰盯着静虚道长,打量了半天,然后再次开口:“既然静虚道长说高阶炼丹术不得随意向外展示,那我们也都理解,不过,中阶炼丹术,总能给我们展示一下,让我们一起开开眼界吧?”

    祁氏家族的人又一脸期待地看着静虚道长,“对啊,请静虚道长给我们展示一下吧,好让我们长长见识。”

    祁重阳笑着说道:“请静虚道长辛苦一下,让大家开开眼界吧。”

    祁远对着祁重阳说道:“爷爷,如果静虚道长能成功炼制中阶丹药的话,爷爷就不会再怀疑孙儿的话了吧?”

    祁重阳点了点头,“好,我答应静虚道长,如果静虚道长能炼制成功中阶丹药的话,我便马上发布命令,任命静虚道长为北荒大陆的大祭司,明天就上任。”

    静虚道长心里一阵欣喜,点了点头,“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先准备一下,一会就给大族长展示一下我的炼丹仙术。”

    静虚道长对着身后一位道童吩咐了一声,让他们拿来一个白玉丹炉,放在了大殿中央的桌子上。

    根据静虚道长的要求,祁重阳命人去仓库挑选炼丹所需的珍药和灵药去了。

    正在这时,就见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站住,不是说三小姐在开会,没空见你么,你怎么又溜进了来?”

    “马上给滚出去,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听见外面广场上的吵闹声,祁重阳皱眉,“”怎么回事,谁在外面闹事啊?

    一个侍卫来报:“大族长,外面来了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男子,点名要见祁兰小姐和祁秀儿小姐,我们不让他进来,他就翻过院墙,偷偷溜了进来。”

    “谁这么大胆,敢私闯祁氏家族的宗族禁地,不想活了么?”

    祁远愤怒地出声,“来人啊,把那个人给我抓过来。”

    几个侍卫答应了一声,走出大殿,很快便带着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看见来人,祁秀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凌天辰,你怎么来了?”

    凌天辰甩开一个侍卫的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衬衣,说道:“祁姑娘,我有事要问你,你一直不去那个庄园,所以我就只能来这里找你了。”

    祁远看着凌天辰,恍然说道:“哦,你就是那个,从下界被俘虏来的凌天辰是吧?”

    “你一个俘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自逃离庄园,私闯我们祁氏家族禁地!”

    祁远对着侍卫一挥手,“把他给我抓起来,关进死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