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左中右 - 第1652章,太令人意外了 上门豪婿凌天辰桑语溪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是,少主!”

    两名侍卫答应了一声,然后朝凌天辰走去,面目凶狠。

    “等一下!”

    这时,祁秀儿焦急地喊了一声,“凌天辰虽然私自从庄园逃了出来,还闯入这里。

    但是,他刚为我们祁氏家族,赢得了一场重要的比赛,我们祁氏家族还没有奖赏他呢,怎么可以处死他呢?”

    祁秀儿知道,凌天辰赢得了比赛,为三小姐祁兰一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已经引起了祁远一家的敌视。

    如果,凌天辰被关入死牢的话,祁远一定会饶不了他的。

    祁兰也急忙说道:“是啊,爷爷,您不是一直教导我们,做事要赏罚分明么,凌天辰为我们祁氏家族赢得了荣誉,我们要大大的奖赏他才是啊!”

    祁远立刻反驳道:“爷爷,凌天辰一个卑贱的下界之人,我们祁氏家族的俘虏,为我们祁氏家族效力那是应该的。

    可是,他有了功劳竟然如此恃才放旷,简直不把我们祁氏家族放在眼中啊。

    这样的人,一定要严惩,否则今后无法服众啊!”

    凌天辰本来对祁秀儿和祁兰没有什么好感的,但见她们二人竭力维护自己,反而有些恨不起来了。

    凌天辰看着祁远,心里已经在问候他祖宗八辈了,这个混蛋一见面,就想致自己于死地,真特么的可恶!祁重阳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发落凌天辰。

    这时,祁兰大声地说道:“凌天辰虽然是我的俘虏,但他为祁氏家族立下了大功,因此我并没有像对待那些普通的俘虏一样,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我是让他暂时住在庄园内养伤,他可以随意出来走动的,只要不逃离北荒大陆,就不算违反了咱们祁氏家族的规矩。”

    见祁兰这么说,祁重阳才微微点了点头:“好,咱们祁氏家族一向赏罚分明,我今天就暂时饶了凌天辰擅自闯入这里的罪过。

    凌天辰,你先退到一边,我们要欣赏静虚道长的炼丹仙术了。”

    祁秀儿对着凌天辰招了招手,凌天辰便走到了她身边,站在了祁兰身后。

    这时,就见一位祁氏家族的侍卫,把挑选好的药草拿了过来,摆放在大殿中间的桌子上。

    静虚道长站了起来,手中的拂尘挥动了一下,然后向着白玉丹炉走去。

    静虚道长的那个道童,则在桌子上点燃三炷香,两个蜡烛,跪在地上祈祷起来。

    静虚道长围着桌子快速转圈,一边走,嘴里一边念念有词。

    凌天辰看得莫名其妙,对着祁秀儿问道:“这个道士,他在做什么啊?”

    祁秀儿看了凌天辰一眼,“焚香祷告,准备炼丹啊!”

    “呃!”

    凌天辰差点笑出声来,“炼个丹药而已,有必要故弄玄虚么?”

    “嘘!”

    祁秀儿白了凌天辰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不要对神明不敬,否则炼丹仙术就不灵了。”

    这时,就见静虚道长喝了一口酒,猛然喷向桌子上的白玉丹炉。

    “呼呼~~~”顿时,一道火龙从静虚道长口中呼啸而出,气势惊人。

    “好、好~~~!”

    祁氏家族的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咳咳~~~!”

    看着静虚道长在那里像是玩杂耍一样,凌天辰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得咳嗽了起来。

    “大胆!”

    就见祁远眼神愤怒地看向凌天辰,“静虚道长炼制仙丹是件很神圣、很严肃的事情,你竟然在那里肆意嘲笑,冒犯神明,实在是可恶!”

    祁氏家族的众人,也都一脸愤怒地看向凌天辰,“混账东西,还不赶紧跪下向神明道歉,祈求原谅。”

    见凌天辰惹了众怒,祁秀儿和祁兰心里暗暗着急起来,愤愤地白了凌天辰一眼。

    这个家伙,一来就惹是生非,就不能安静一会么?

    如果,爷爷因此而生气的话,谁也保不了你!祁重阳一脸肃然地盯着凌天辰,呵斥道:“凌天辰,你好生无礼,静虚道长在炼制丹药,你为何要发出讥笑之声啊?”

    凌天辰急忙止住笑,走到大殿中,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看了半天,也没看见静虚道长在炼丹,就可见他在那里故弄玄虚,杂耍一样  ,因此没忍住笑了出来。”

    听见凌天辰的话,静虚道长顿时大怒,“小子,你是什么东西,一个下贱之人而已,也敢质疑本道长的炼丹仙术?”

    祁远也愤怒出声,“就是,凌天辰,你不过一个奴隶而已,懂什么炼丹术?

    也敢在静虚道长面前大放厥词!”

    “快快道歉,否则引起了神明的愤怒,就会耽误静虚道长炼丹成功的。”

    “小子,赶紧跪下向神明和静虚道长道歉,否则饶不了你~~~”面对大殿中众多人的怒火,凌天辰依旧是一脸的平静,缓缓开口道:“不过是炼丹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哄~~~”听见凌天辰那无比嚣张的话语,大殿中的众人轰然愤怒出声。

    “混账!”

    “竖子无礼!”

    “好大的口气!”

    祁远怒吼一声,“凌天辰,你不要以为自己赢得了一场比赛,就谁也不放在眼中了!”

    “你竟敢说炼丹术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你也懂得炼丹术?”

    凌天辰微微一笑,说道:“正是,在下不但懂得炼丹术,而且还能炼制各种品阶的丹药。”

    听见凌天辰的话,众人全都是一愣。

    “什么,这个下界之人,竟然说他精通炼丹仙术?”

    “怎么可能,下界卑贱之徒,怎么可能掌握得了如此高级的仙术啊?”

    绝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怀疑。

    “来人啊,把这个满嘴胡话,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蛋,给我抓起来。”

    祁远大喝一声,对着侍卫吩咐道。

    几名侍卫手持长剑,一下子把凌天辰给包围了起来。

    祁长川、祁兰和祁秀儿,听见凌天辰的话,则是一脸的惊喜。

    “凌天辰竟然能炼制各种品阶的丹药,这太令人震惊了!”

    祁长川刚才已经看出来了,静虚道长估计只是会一些炼丹术的皮毛而已,并不精通什么高阶炼丹术,所以才一直在故弄玄虚。

    如果,凌天辰能当众施展炼丹术,揭穿静虚道长的话,那就太好了。

    祁长山和祁远一家,意图染指大祭司的图谋,就不会得逞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