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月 - 散仙的养猫手册(2) 糜宴(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知名的白色花瓣晃晃悠悠飘落在水面上,犹如一艘艘小舟,漾开轻微的波纹,把水中映出的那只金眸白毛小猫也荡得稀碎。

    苗灵抖了抖耳朵,从自己的倒影中回过神来。

    这会沉下心来整理目前的状况,她大概了解了一些事。

    在车祸之后出现的那只黑猫,估计与她这次穿越脱不了g系,她这对相差无几的金色眼睛就是一个证明。

    现在她所处的世界类似于她那边的古代,但是除了普通人构建的国度,还有隐居一隅的修士,以及各种妖怪。

    妖怪们大多生活在灵气聚集的地方,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在剩余的妖怪中,基本都是一些会主动迫害人类的妖怪,但也有一些化形悄悄混迹在人群中,美其名曰t验生活,或者是与人结契,建立某种互助关系,就像她现在这样。

    苗灵拨了拨脖子上用h绳串起来的小木牌,心情略微有些复杂,上面刻着她的新身份——寒时散仙出行唯一指定坐骑。

    就在刚才不久,她成为了那个男人,也就是寒时他的坐骑,以还债之名。

    “喵喵久等啦,我回来啦。”

    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个约摸九、十岁的古装小男孩颠颠跑了过来。

    苗灵回头,看见面容可爱的小男孩从四只袖子里分别冒出一条长长的肉色章鱼触手,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受到了相当的视觉冲击。

    如她所见,小男孩是一只章鱼妖。因为她还不习惯四肢着地,走路歪歪扭扭的,所以小男孩被寒时指派来当她的临时交通工具。

    奔跑间,小男孩脖子上的木牌翻了个面,底下“无名山唯一指定杂役”的刻字就露了出来。

    苗灵不自觉又看了一眼小男孩的四条触手。

    ……确实是非常合适的打杂人选。

    小男孩把蹲在湖边的猫抱起来,用手帕帮忙擦了擦她弄湿的毛发,一边继续给她科普。

    这座蕴含灵气的小山叫无名山,许多年前寒时的师父佐哲在此定居而取的名。师父是散仙,没有门派,只收了寒时一个徒弟,他去世之后只留下了一堆子乱七八糟的功法和一间屋子,积蓄为零。换句话说,就一个字——穷。

    苗灵扫视了一眼不远处富丽堂皇建筑,发出疑问:“但这……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穷的样子。”

    “那是因为寒时大人厉害呀!”小男孩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大人是很有名的修士,经常会被人类的各种贵族请去除掉坏妖怪,一趟就能赚好多钱,还能顺便带几个能g的妖仆回来。”

    妖仆?

    苗灵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木牌,想起了自己的天价住院费。

    ……该不会大家都是这么来的吧。

    她抬头问章鱼弟弟:“你是怎么会到这里当杂役的?”

    小男孩用其中一条触手挠挠头:“有一天我在海里自己玩,遇到了寒时大人。大人问我想不想修炼成人去陆地上玩玩我说想,大人就把我捞起来放到无名山的灵泉里,养着养着我就变成了人形。

    变成人之后我还以为我要离开不能泡灵泉了,还哭了好久,然后大人说他缺个杂役,我就留下来g活了,作为继续泡灵泉的交换,还给我起了个人类名字,大人真是好人!”

    “……”听上去他其实就是想随便抓只章鱼妖养成人来打杂吧,章鱼弟弟你别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啊!

    不过说起来,她听见寒时叫小男孩章鱼,她也跟着叫了,还不知道小男孩真正的名字是什么。“那,给你起了什么名字?”

    “我叫章鱼。”

    “……?”

    “章瑜,大人说‘瑜’是美玉的意思,美玉,值钱!”章鱼弟弟高兴地将两条空闲的触手举高作欢呼状。

    这真不是你家大人随便起的名字吗?

    苗灵怜爱地拍了拍章鱼弟弟的肩膀:“那你原本叫什么?”没关系,寒时不疼可爱弟弟,让她来。

    章鱼弟弟歪着脑袋想了想:“用我们族的语言音译过来是,莫古玛乌那鲁巴杜沃胡……”

    因不停发出开口闭口的读音,章鱼弟弟还从嘴里咕噜咕噜吐出了一长串泡泡。

    苗灵:……算了,章瑜真的挺好的。

    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轻鸣,他们头顶有什么巨大的东西飞过,像是鸟类,却又不见其形,只有重重的迷雾遮蔽。

    “啊,是雾妖哥哥。”

    苗灵的视线随着那些白色水汽一同落下来:“他在做什么?”

    “在给山上盖一层雾。”小章瑜指了树林间弥漫那些如同仙气般的薄雾:“寒时大人说这样才够符合那些求上门来的贵族心目中的仙山形象。”

    “然后呢?”

    “方便抬价。”

    这可真有你的。苗灵直呼好家伙。

    一圈逛下来,苗灵领会到了寒时一系列赚钱的骚c作,不禁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担忧,然后一边哼哧哼哧地啃了个小章瑜给的两个大桃子当午饭。

    她摸着肚皮感觉莫名有些困,便让章鱼弟弟送自己回去。

    “记得别让我睡那张雪狮白毛垫子!”窝在章鱼弟弟怀里睡过去前,苗灵不忘心有余悸地叮嘱道。

    “好的喵喵。”小章瑜满口答应。

    夜晚,寒时披星戴月而归,沐浴完准备要上床,掀开被子却发现底下有只弓成虾球正呼呼大睡的猫团子。

    他招来小章瑜:“怎么回事?”

    小章瑜道:“啊,喵喵还没醒吗,可能是中午您让我给她吃的仙桃灵气还没消化。”

    “是你把她放我这的?”

    “对呀,喵喵说不想睡毯子。我想起曾经听说过坐骑和主人一起睡能增进的感情,喵喵是大人的坐骑,所以我把就喵喵放在这里睡了。”

    小章瑜有些紧张:“我做错了吗,大人?”

    寒时摸摸他的脑袋:“没有,你先下去吧。”

    “好的大人!”

    苗灵正熟睡间听到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接着床面塌陷下去,身边似乎多了一处热源。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自动自觉地朝温暖的地方靠过去,继续蒙头大睡,偶尔回归种族母语喵喵几声说着梦话。

    “咪呜咪呜……”

    寒时看着圆润滚进自己胸膛的白猫,想起刚才小章瑜所谓主人和坐骑一起睡增进感情的说法,难得提起了几分兴趣,想了解他的坐骑到底在念叨些什么,于是凑近了一点。

    “j商喵……寒时j商……不要还债喵……”

    然后一只大手无情地合上了她的嘴,最终所有喵喵的抱怨都化成了细细的呼噜声。

    散仙的养猫手册二则:猫不训,不成器。

    ——————

    这种文风太难写啦,想写轻松些又怕太无厘头,光是设定就卡了好久

    感觉这会是一篇b较慢热的,希望大家喜欢(。`w′)

    本章有个不算彩蛋的小彩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