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花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不大一样 农门小王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一丝丝微妙的尴尬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过了半晌,封今歌清了清嗓子,半是试探半是含笑的喊了一声:“阮姑娘?”

    阮明姿莫名觉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是我是我,如假包换。”

    她发髻上的流苏坠儿随着她点头小幅度晃动着,划出一道道有些炫目的轨迹。

    封今歌显然认出了阮明姿的声音,他这会儿才细细的打量了阮明姿一番,眼神在那流苏坠儿上一闪而过,桃花眼笑得弯了弯:“……先前便猜过那不是阮姑娘本貌,倒没想过,阮姑娘本貌这般惊人。”

    顿了顿,他又认真补充道,“阮姑娘生得这般样貌,出门在外,安全起见,确实应该遮掩一二。”

    他说得坦承,不带半点轻浮。

    阮明姿抱着点心匣子从马车里钻出来,笑了笑:“这不是封小姐邀我同绮宁来玩么。封小姐以诚相待,又是在府中,没什么大干系,我总不好还以假脸示人。”

    封今歌眸光微动,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扶阮明姿:“说起来,怎么没看到伏姑娘?”

    阮明姿从容回道:“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便我一人来了。”

    说着,她以为封今歌伸手是要接那点心匣子,将点心匣子顺手塞到了封今歌手中,自己微微撩起月华裙的下摆,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封今歌本来要扶人,却接到了点心匣。原本人还有点发愣,结果就见着那个看着千娇百媚的明丽少女一撩裙摆自己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少女身形极稳,鬓间的流苏也不过是微微晃了晃。

    然而,落到旁人眼里,那堪称是动人心魄的妍丽,掺上了一份从容镇定的英气,炫目得简直像是一个要把人吸进去的旋涡。

    封今歌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好在这位年轻的大理寺少卿恢复得极快,等阮明姿看过来时,他脸上已经没了半点异样,一如既往的微微笑着:“阮姑娘,外面冷,进府再叙吧。”

    阮明姿没有多想,笑着朝封今歌点了点头。

    等封今歌送阮明姿到了内院月亮门处,大概是封今歌早就使人快步通禀过,月亮门那已是等了个丫鬟。

    那丫鬟生得杏眼桃腮,面颊飞粉,称得上是个美人儿。

    她眼神先落在封今歌身上,原本就红润的脸颊又红了几分,羞答答的屈膝唤了一声“少爷”。

    待她直起身子,才看到了封今歌身旁大概几尺远的阮明姿。

    那丫鬟呆了呆。

    封今歌偏过头来,对一旁的阮明姿道:“前院那边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我就暂且送你到这了。”

    他把手里替阮明姿一直拿着的点心匣子递给那出来迎接的丫鬟,吩咐道:“雪灵,这位就是你们小姐今儿邀请来府的客人……这是阮姑娘给彩月带的,拿好。”

    被称作“雪灵”的丫鬟心中又惊又疑,但这会儿她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温顺的接过封今歌手里那点心匣子,柔柔的应了一声“是”。

    封今歌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朝阮明姿摆手道了声别,目送雪灵同阮明姿进了内院的月亮门,直到阮明姿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他这才淡淡的笑了下,转身离开。

    封府有些大,回廊曲曲绕绕的延伸着。

    尽管是冬日,但回廊四下的景色却没有半点萧瑟之感,尽是舒朗之意,偶尔碰见几个穿着丫鬟服色的小姑娘,一举一动看着也极有规矩。哪怕对阮明姿再好奇,都没有多问半句,只恭敬的唤一声“雪灵姐姐”。

    连院子里的洒扫婆子,在雪灵领着阮明姿路过时,也会手执扫帚站在一旁,面露殷勤的唤一声“雪灵姑娘”。

    雪灵通常都面带微笑的应了。

    阮明姿心下暗道,看来这位叫“雪灵”的丫鬟,在这封府丫鬟地位还挺高的。

    正想着,一直在一旁带路的雪灵却突然飞快的看了阮明姿一眼,小声的唤了一声“阮小姐”。

    阮明姿有些好奇的看向雪灵:“什么?”

    雪灵垂下眼眸,小声道:“没旁的事,奴婢就是好奇……阮小姐跟我家少爷,很熟吗?”

    “这要看怎么定义‘熟’了,”阮明姿不动声色道,“毕竟我跟你家少爷,统共也没见过几次。”

    雪灵飞快的抬起眼看了阮明姿一眼,似乎要确认阮明姿话中真假。

    但她也知道她这样有些僭越,见阮明姿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忙垂下眼,掩饰道:“奴婢只是有些好奇……毕竟……”

    她声音极小,“满京城的小姐,我家少爷认识不少,关系看上去都挺好。可阮小姐还是头一个,我家少爷送到二门的……”

    若非阮明姿的耳力不错,她几乎听不到对方说的什么。

    阮明姿有些愕然的看向雪灵。

    雪灵这会儿却已经垂着眼,掩饰的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家小姐昨儿晚上回来就很兴奋,说是认识了新朋友。今儿更是打从用过了午膳后就一直迫不及待的,这会儿想来已经等急了……阮小姐咱们继续走吧。”

    阮明姿看了雪灵一眼:“有劳雪灵姑娘继续带路了。”

    “不敢当。”雪灵侧了侧身,脚下步伐飞快的向前行去。

    封彩月住的地方是一栋二层绣楼,外头围了一圈青石围墙,围墙上爬满了爬山虎。

    穿过院门,院子里有一株二人合抱的老树,枝干粗壮。树下还扎了个秋千,那秋千做的极为精细,底下的木板跟扶着的绳子都有些澄亮,想来是经常有人坐在上面玩耍。

    阮明姿还未进这小院的时候,便有人去通报绣楼里的封彩月了。

    待到阮明姿刚走到秋千那,就见着一个人影从绣楼里欢快的跑了出来。

    不是封彩月又是谁?

    然而封彩月刚跑出来几步,就惊悚的刹了车,顿住了脚步,瞪大了眼睛看向阮明姿,又惊又疑。她环顾左右,看到了阮明姿身边的雪灵,忙道:“这位美人姐姐是谁啊?”

    雪灵也有些懵:“啊?……这不是小姐您邀请来做客的阮小姐吗?”

    这不可能弄错啊,毕竟是她们家少爷亲自送到二门的!

    封彩月惊呆了,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了她哥,使唤下人过来通知阮明姿到了时,捎带的一句话。

    ——“阮姑娘今儿跟往常比,不大一样。”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