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花 -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丰王殿下 农门小王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阮明姿是个若非必要,不愿意去麻烦旁人的性子。

    这会儿天色虽不早了,但从这戏园子到她们住的客栈,路都不算偏,外头街道人来人往,灯火通明的,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且不说阮明姿身上藏着的那些各类药粉,她左袖掩住的小臂上,还缠着一柄经过改造后的劲弩。

    小巧,但杀伤力极大。

    真要遇到什么情况,阮明姿的弩,也不是吃素的。

    阮明姿笑了笑,便要拒绝。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开口拒绝,就见得封彩月灵敏的从封今歌那边绕了过来,绕到阮明姿跟绮宁这边,热情的拉了拉阮明姿的衣袖:“我同两位姐姐一见如故,今晚上还没待够呢。就让我送送两位姐姐吧。”

    小姑娘嗓音娇软,哪怕是在月色之下,都能看得出那双眸中的明亮。

    阮明姿也是个有妹妹的,最扛不住这个。

    她顿了顿,自己都没意识到语气软了不少:“……好吧,那就劳烦封姑娘了。”

    封今歌却察觉到了,似笑非笑的看了阮明姿一眼。

    封彩月极为殷切的要去挽阮明姿的手臂,恰好是左臂。

    阮明姿不动声色的假装撩鬓发避开了,一侧身,换了右臂,挽住了封彩月的胳膊。

    封今歌若有所思的看了阮明姿一眼。

    封彩月却没察觉到什么,兴高采烈的挎着阮明姿的胳膊:“我家的马车就在前面。”

    这还不够,封彩月又伸出另一只空闲的胳膊,想去挎绮宁的手:“伏姐姐~”

    绮宁尴尬的头皮都僵了。

    还好月色掩住了他有些发红的脸。

    不过封彩月倒也不勉强,见绮宁愣愣的,她吐了吐舌头:“咱们三人都挎着手是有些夸张。”自己给找了个台阶,让大家都免于尴尬。

    封今歌对这个妹妹显然有些无奈:“行了,上车吧。”

    封彩月带着阮明姿跟绮宁上了马车,车夫驾车驾得又平又稳,封今歌在外头另骑着一匹马,同马车几乎齐行。

    然而,当这马车驶入一条长街时,变故突起!

    周遭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几个黑衣人叫着“封贼拿命来”,冲了过来。

    外面尖叫声四起,四下混乱。

    阮明姿听到封今歌怒喝一声:“什么人!”

    金戈交击之声响起。

    显然,封今歌带封彩月出来玩,暗处还有几个随行护卫的侍卫。

    这阵势越发混乱了。

    有刀劈砍在马车车壁上,封彩月靠在角落,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来,不喊不叫,很是警惕的看着四周。

    阮明姿跟绮宁同样也靠在马车车壁上,以免背后受敌。

    俱是一样的冷静。

    封彩月见状,微微有些惊讶的看了阮明姿跟绮宁一眼。

    阮明姿把袖子卷了起来,左臂上改造过的强韧弩弓,这会儿已经悄然有箭在弦。

    外头兵荒马乱的,马车里又暗,封彩月没有注意到阮明姿手上的动作,她飞快的小声安慰了阮明姿跟绮宁一句:“别怕,我哥哥很靠谱的。”

    但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个毒奶,就在封彩月这话落下没多久,马车车帘被人掀开,露出一张蒙着黑布的脸来,手里还举着刀,看样子是要向她们劈砍过来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阮明姿没有半点犹豫的直接按了弩弓扳机。

    弩弓上的箭脱弦而出,直直的射入那黑衣人的肩头。

    那黑衣人惨叫一声,却又被什么人在外面踹开,倒了下去。

    外头厮杀声又有些不太对劲了,像是有另一方势力掺和了进来。

    在那些喊打喊杀以及百姓仓皇逃窜的声音里,阮明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句杀气极重的“杀”。

    她微微侧了侧头,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疑惑的神色来。

    听着有点像阿礁的……

    但她从来没听过阿礁这般杀气满满,一时之间也不能肯定。

    不过,也没过多久,阮明姿就确定了——

    在外头的骚乱声逐渐平息下去以后,车帘被人猛地拉开,月光从一侧斜照进来,阮明姿看得分明,确实是阿礁。

    阿礁背着月光,有些不太好分明脸上的神色。

    封彩月脱口而出,声音里满是疑惑,似是纳闷为什么出现的不是她哥,而是这位——

    “丰王殿下!?”

    伴着封彩月的声音,空气像是在这狭窄的马车车厢中凝滞了。

    阮明姿还算冷静,冷静之中又带着一分了然——

    怪不得啊,原来这位“白公子”,就是大兴那位传说中的丰王殿下桓白瑜。

    绮宁倒吸了一口凉气,“嘶。”

    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桓白瑜。

    桓白瑜被封彩月意外叫破了身份,也没有什么旁的反应。

    他只是稍稍顿了顿,便又放下了那车帘。

    似是在确认什么人没事,确认了对方没事,便够了。

    阮明姿没说话,绮宁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也缓了过来。

    封彩月见桓白瑜突得撩起帘子又放下,一言不发的离开,她呆了呆,这才连忙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怎么丰王殿下突然来了……”

    虽说阮明姿现在心情有点复杂,但听得封彩月这个描述,还是稍稍侧了侧目,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怎么听上去,桓白瑜本人,比这这命悬一线的刺杀还要可怕?

    没过多久,车帘再次被掀起,是微微喘息着的封今歌。

    他那双带笑的桃花眼头一次没了什么笑意,同封彩月她们确认着:“你们没受伤吧?”

    封彩月抢先道:“没呢哥哥,我们好得很。”

    阮明姿注意到,封今歌原本那淡色长衫,这会儿胸前满是深色的阴影。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什么。

    就是不知道,这是封今歌自个儿的,还是对方身上的。

    人家妹妹在这,阮明姿倒也不好出声问,怕显得她这外人,倒比人家嫡亲的妹妹还要关心封今歌。

    好在封彩月很快也注意到了封今歌胸前的异样,她焦虑的“啊”了一声,“哥哥你身上……”

    封今歌安抚道:“没事,都是旁人的血。你们先在马车里待着,我去善个后。”

    封彩月连连点头,极为乖巧:“哥哥你去吧,我会照顾好阮姐姐跟伏姐姐的。”

    封今歌“嗯”了一声,眼神在阮明姿跟绮宁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又落到阮明姿身上。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