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花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并排观戏 农门小王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这会儿看皮影戏的人上座越发多了,不少人都伸着脖子看热闹。

    阮明姿看了他们一眼,跟绮宁一道把小几扶起来,粗略看了下,茶水洒了还是小事,茶壶茶杯都碎了;再加上她们先前刚买的点心瓜子还没怎么动,这算下来也有几百文的损失了。

    原本看着像是个被牵连的意外,但对方胡搅蛮缠的,显然是别有目的。

    再联想先前这几人推推搡搡又打又闹的,阮明姿便了然,这八成是遇到碰瓷了。

    对方大概是看阮明姿跟绮宁两个小姑娘,面皮薄,又加上皮影戏快开场了,一般人遇到这种人就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了,所以才挑她们下手。

    但阮明姿却偏偏不想让他们如愿,对方在那色厉内荏的喊着让她跟绮宁赔钱,她反而越发冷静镇定,颇有几分冷眼旁观看他们唱戏的意思。

    那些人吵吵嚷嚷了半晌,喊着要阮明姿她们赔钱。见阮明姿不为所动,为首的那个尖嘴猴腮的小青年,竟是要上前跟阮明姿动起手来。

    阮明姿这会儿面上不动声色的,一只手却已经从袖袋里摸出了一包痒痒粉,那尖嘴猴腮的小青年但凡敢动手,她就要让对方尝一尝浑身瘙痒的滋味!

    然而那尖嘴猴腮的小青年手还未碰到她,就被旁边斜刺里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抓住了。

    伴着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寻衅滋事,还企图非礼人家小姑娘,我看,你这要不衙门里待几天去?”

    阮明姿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就着皮影戏场子里点起的灯光,认出了那人。

    不是封今歌又是谁?

    封今歌抓住那尖嘴猴腮小青年的手,力道似是很大,饶是天色有些暗,阮明姿仍是能看出,那小青年脸上都有些扭曲了,急急的讨饶着:“哎,这位哥,轻点,轻点!有话好好说!咱们都是良民!”

    方才那几个推推搡搡吵闹不休的人,这会儿见着似是遇上了硬茬子,当即有些迟疑起来。

    看对方的穿着打扮,一身的富贵,似是他们惹不起的……

    封今歌旁边有个娇俏的小姑娘,鼓着腮,正在瞪那个尖嘴猴腮的小青年:“哎,你混叫些什么呢!叫谁哥呢!我哥可是大理寺的,没有你这种兄弟!”

    声音又清又脆。

    一听是大理寺的,那小青年吓得腿都软了,封今歌捏着他胳膊提了一把。

    那尖嘴猴腮的小青年又疼得叫了一声:“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爷,这位爷,再捏我手就要断了!”

    封今歌笑了下,那双桃花眼弯了弯,倒是松开了那小青年的手,声音淡淡的:“赔礼,道歉。”

    “是她们这茶水摆放的位置不对……”那尖嘴猴腮的小青年忍不住狡辩了一句,结果又立马疼得哎呦哎呦叫唤起来,“我错了我错了!这位爷我错了!”

    “跟谁道歉呢?”封今歌声音淡淡的,却是松开了手。

    不过那小青年被收拾了一番,这下子终于老实了,跟阮明姿跟绮宁老老实实道了个歉。

    见他们要脚底抹油走,封今歌又叫住了他们:“……你们打坏的这些东西,不赔偿?”

    那几人面露苦色,最后你推我我推你的,凑了二百文,放在一旁扶起的小几上,“真没钱了……”

    封今歌搭了下眼:“行,走吧。”

    那几人如蒙大赦,忙不迭的溜了。

    阮明姿不动声色的把手里那包药粉又塞回了袖间,面上笑盈盈的,同绮宁一道,跟封今歌道了一声谢。

    封今歌那双桃花眼有些无奈:“倒不曾想又在这遇到了阮姑娘。”

    封今歌旁边的小姑娘好奇的凑过来,看了看阮明姿,又看了看封今歌,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笑嘻嘻的自我介绍:“我叫封彩月,姐姐看着有些面熟呀。”

    “我叫阮明姿,许是先前曾经跟姑娘在碧涛楼见过一面,所以才会觉得面熟。”阮明姿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了一番,绮宁也跟着自报了家门。

    他的名字原本就像女孩,倒也不怕露馅。

    封彩月热情的很,小嘴叽叽喳喳的:“两位姐姐许是不知,我听说这种小园子里,班主没有过多银钱找些护院看护,便有些混子混进来,经常挑一些面相羞涩老实的小姑娘欺负,讹人家一些银子。我这头一次到这皮影戏园子来,倒不曾想竟然就遇上了。”

    说着,她眼里还放出了兴奋的光。

    封今歌有些无奈,低笑一声,同阮明姿解释道:“……舍妹年幼,生性烂漫,有些自来熟,阮姑娘莫见怪。”

    阮明姿抿唇笑了笑:“封姑娘很是活泼可爱。”

    封彩月越发得意,朝封今歌抛了个得瑟的眼神。

    其实阮明姿也能大概猜到,方才那些人,估摸着是看她跟绮宁只有两个小姑娘,身上衣服不好不坏的,像是没什么权势的普通百姓家的女孩儿,所以才挑她们俩下手,想讹些银子。

    谁知碰到了铁板。

    阮明姿看了看那小几上放着的铜板,又看了下这会儿才姗姗来迟的戏园子管事,将那些铜板泰半赔了方才被打碎的茶壶茶杯钱。

    这会儿她们坐的地方,一片狼藉,虽说戏园子的小厮正在收拾,但也要稍等一会儿。

    皮影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封今歌见状,开口邀请道:“我们那恰好还有两个位置,阮姑娘伏姑娘不如过去一道看?”

    封彩月听得封今歌这般说,大大的眸子里异彩涟涟,歪着头看了她哥一眼,噗嗤笑了出来,偏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出口邀请阮明姿跟绮宁:“两位姐姐,咱们一道过去看吗?”

    阮明姿跟绮宁也没矫情,应了下来。

    正如封今歌所说,他们那位置,是一张长长的凳子,除了他俩之外,还真能再坐下俩人。

    四人便并排着,看了这么一场皮影。

    虽说皮影戏的剧情有些平平,但这皮影匠人技艺娴熟,耍得皮影很是精彩,阮明姿看得也很是投入,心情并没有被先前那一场闹剧影响。

    直到出来,已是月上柳梢头,封今歌关切的同阮明姿绮宁道:“天色也不早了,两位住在哪里?我同舍妹先送两位回去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