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花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皆大欢喜 农门小王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这几日阮明姿果然听了苏一尘的话,没再去储凤街,只去衙门,陆陆续续的同储凤街那边的居民把房产过了户。

    那办理地契过户的那好心小吏,见阮明姿非但冥顽不灵,甚至还变本加厉,他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把阮明姿当成了一个有钱没地方花,脑子不太对劲的古怪纨绔。

    那些储凤街的居民们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

    储凤街原本十分繁华,能在储凤街有一席地契的,绝大多数都是有些资财的人家。

    眼下十几年过去,斗转星移,世事变迁,这曾经十分值钱的地契,变成了他们手上甩脱不掉的烫手山药。

    这会儿眼见着有人愿意接盘,几乎每个人脸上都笑开了花。

    当然,也有例外——

    今儿来的这中年男子,就绷着个脸,脸色不大好看,通过中人,找上了阮明姿。

    阮明姿一见这人,心下隐隐有些了然。

    这男子,便是阮明姿跟绮宁最初去储凤街,碰到的那个,在海棠楼前烧纸的中年男子。

    果不其然,中年男子脸色不大好看有些发青,语气也带上了几分硬邦邦:“就是你最近在买储凤街的房产吗?”

    阮明姿点了点头,好整以暇的看向那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显然也认出了阮明姿,他脸上神色变幻数息,咬了咬牙,声音有些低沉:“当时你问我卖不卖海棠楼……五千两银子,你若想买,地契就在我身上,我们立马就过户!”

    阮明姿轻轻笑了下,倒也不是嘲笑,只是有些疑惑的模样:“五千两?”

    那中年男子甚至还带了一丝不耐烦:“对,没错,五千两!少一两都不行!”

    绮宁在一旁“啧”了一声。

    那中年男子忍不住看向绮宁。

    绮宁今儿穿着一身绛紫色的罩衫,下身穿了条杏子黄盘锦镶花裙,依旧是女装,依旧是打扮的无懈可击。哪怕绛紫色这样多少有些老气的颜色,穿在他身上,也毫无违和感。

    “这位大叔,你搞清楚,”绮宁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笑来,“现在是你求着我们买你家的海棠楼,你这是谈价格的态度吗?”

    那中年男子原本就有些急躁,见绮宁这样一个充其量算得上是长得还不错的黄毛丫头竟然也来教训他,当即脸色就更难看了。

    然而这中年男子看上去似乎真的挺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那般难看的脸色,显然在濒临失控的境地,竟然还忍了下来。

    “若非……”他脸色极为难看,却没有说完。

    阮明姿心下一动,想起了封今歌对海棠楼的调查,想起了苏一尘前几日的劝告。

    难道,果真是海棠楼出了什么事,所以这中年男子才急于出手?

    阮明姿心态更稳了。

    原本谈判就是此消彼长,阮明姿这边轻松以对,稳健自若,那中年男子那边就越发捉襟见肘冷汗涟涟。

    他看得出,阮明姿才是真正的话事人,那位里里外外挑他毛病的,应该只是在帮衬她。

    中年男子甚至想上前摇一摇阮明姿的肩膀,这可是海棠楼!

    在最鼎盛的时候,有人出五万两,他祖上都没有卖过!

    “四千五百两!”中年男子咬了咬牙,“不能再少了!”

    他甚至有些恼怒起来,“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阮明姿听得有些好笑,面目温柔,语气也轻柔:“这话说得有点意思。我们得寸进尺?从一开始就是你走进来,说要把海棠楼五千两卖给我们。我们可从一开始就没答应过,要买你的海棠楼。”

    “你!”那中年男子气得脸都白了,指着阮明姿,“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人咋还突然狂暴的人身攻击起来呢?

    阮明姿更无语了,语气也越发轻柔:“我这边是建议您摆正自己的位置呢。”

    中年男子见阮明姿软硬不吃,又不肯出价买他家里穿下来的海棠楼,气得他一甩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阮明姿看着那中年男子的背影摇了摇头。

    就连带中年男子过来的中人也忍不住对着中年男子大步离去的背影“呸”了一声,转过头来同阮明姿道:“阮姑娘,你别跟这种人一般计较。他还以为这会儿是十几年前?还不都是因为他家里那座海棠楼,搞得好好一条街都成了鬼街!这会儿还理直气壮的说要五千两卖给您!——我呸!我要是早知道,他说要跟阮姑娘谈一笔生意,谈的是这样的生意,那我必定不能带他来见您的。”

    三言两语的就把人跟自个儿撇清了。

    阮明姿笑了笑,倒也没跟中人真的计较这个。

    这几日,中人跑前跑后的帮她联络储凤街的原户主,也是很有苦劳的。

    “……说起来,海棠楼,当真是他家的?”阮明姿状似无意的问。

    那中人撇了撇嘴:“勉强算是吧。听说当年海棠夫人有一位义兄,他就是义兄家里的。当年祥王府连诛,一位侧夫人的义兄倒也不会算在连诛之中,便让他们逃了过去……过了没多久,这一家子又拿着海棠楼的地契冒了出来,上头写着海棠夫人曾经把这座精致的小楼送给了她这位义兄一家。”

    顿了顿,那中人左右看了看,见不远处便是衙差忙忙碌碌办理户籍的地方,阳刚之气应该足得很,不会有什么鬼怪作祟,这才压低了声音:“……至于后面那个在海棠楼后院上吊死了的,就是海棠夫人他义兄的女儿!是真作孽啊,那小姑娘上吊那会儿,据说还不到十八岁呢!啧啧,正是花儿一般的好年纪!”

    阮明姿心下微微一动。

    不过她也没多问什么,依旧是不动声色的又跟那中人聊了几句旁的。

    阮明姿又在这办理户籍的地方等了些时候,终于在这日下午,将所有签好了订金契书的地契转让书,都给办理了十分合法妥帖的手续。

    终于将手上无用的资产变现成了银子,储凤街的居民们很高兴;

    拿到了一笔不菲的中人抽成,这几日忙活着来回给阮明姿联系原户主的中人也很高兴;

    买了不少产业的阮明姿,这会儿虽说随身的银钱少了些,但手上厚厚的地契书却多了不少,阮明姿跟绮宁也很高兴。

    好似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场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