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越儿 - 分卷阅读52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作者:小越儿

    分卷阅读52

    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跑……”

    念了几声,又突然恢复了过来:“因为,我当时听到了康北的声音,我听到他的痛呼,听到他惨烈的喊救命,他很痛苦,他希望有人来救他,我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危险,一定是有人在对他施暴,在狠狠的折磨他,我不能不管,所以我才会发了疯一样的跑去找他,想要救他。”

    越溟川目光如炬的盯着他,问道:“之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付千硕回忆道:“我……跑进了一个房间,那房间里黑漆漆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能听到有什么爬动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我以为那是康北,就在屋子里喊康北的名字,我听到在我呼唤康北的时候,那个爬动的声音突然停了一下,接着它调转方向,朝着我这边爬了过来,我心里害怕,又叫康北,想要确定那是不是他,可还没等我确认清楚,就被人从后面打晕了。”

    作者有话要说:

    qaq写得好压抑

    第49章 游戏第四十九天

    越溟川听了付千硕的话后不禁陷入沉思。

    他和宋南醉虽然是见到了康北,却在看到他之后突然被人打昏。如今付千硕说他也是被康北的声音引诱,从而进入陷阱,被人打昏。

    可既然都是要打昏,为什么还要费尽心力的将他们分开?

    是担心他们人多?三个人,在当时的那种场合下应该也是无力反抗的,即便反抗,那个击昏他们的人在暗,他们在明,逃离的几率也并不大。

    老实说,其实在越溟川醒来,得知他们被击昏后,他曾怀疑过付千硕。

    当时只有他们三个人,他和宋南醉又是被付千硕引诱到了活动室,而且一开始进屋,付千硕就一反常态的提前跑走,再加上那个“小心身边”的暗语提示,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指向这个付千硕有问题。

    但现今,看他也被人捆绑困住,而且在他们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的确是处在昏迷状态,越溟川甚至看到刚才付千硕是被一盆水泼醒的,这是否可以说明,这个福利院中,除了他们三个之外,确实还存在着第四个人?

    等等,泼醒……第四个人……

    付千硕的确是被人泼醒的,但是他醒来之后,似乎并没有看到有别人在场。

    越溟川和宋南醉透过电视,也没听到或看到有其他人在场的痕迹。

    他们甚至没有听到脚步声,没有听到有人拿起容器,放下容器的声音……

    如果真的存在那第四个人,那他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凭空消失?

    可若不存在那第四个人,那就只能说明,一切都是付千硕在说谎。

    从最初遇见他,他说自己被黑衣人绑架开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局。

    没有黑衣人,那么他就是自己躺进的冷冻库,又设计将他们骗入其中,之后他们又在他的引导下,从暗道逃出,再被他招来的怪物袭击,被迫登上升降梯,与康北和江闻空会和……

    江闻空出事的时候,付千硕虽然一直都跟他们在一起,但无论是寻出路还是找线索,他们都被一条看不明的线引导着,让他们很容易就拿到了继续下去的线索。

    包括他们再返回时,那两份被付千硕找到的地图。

    越溟川还记得付千硕大概是学美术的?那么画两张地图对他来说应该一点难度都没有吧。

    说到学美术,越溟川又想起来一件事,他们之前在院长办公室里找到的那张骷髅壁画的照片,是付千硕说代表着某种字符,又是由他主笔,将那些字符画在纸上的。

    但那些骷髅真正想要传达的内容是否是那些字符,他到现在也并未知晓。

    除此之外,越溟川还有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动机。

    如果所有的一切真都是付千硕做的,他又为何会要做这些?

    这里的这些人,除了康北与他相识外,其他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就算是同在b站做阿婆主,他们实况的游戏也在不同区。

    况且,就算是同区竞争的关系,他也总不至于因为线上的游戏而到线下来杀人。

    所以,如果背后的那个人真是他,那么他就一定还会存在一个与之相称的理由。

    是什么呢?

    或者该说,那个人,真的是他吗?

    付千硕见越溟川突然不说话了,又开口道:“我没骗你,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们被困至此,一起同生共死,倘若现在你们被困,而我却逃出去了,那么你们怀疑我也情有可原,但是现在我跟你们一样被困着,被人关起,甚至你们能看到我,我却看不到你们……你们如果觉得这样的我都值得你们怀疑,那我也没法说什么了,只能由着你们去怀疑。不过有一点你们要弄清楚,我们现在身陷不同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地方存在什么危险,如果彼此怀疑,搞内讧,很有可能就中了歹人的奸计,从而令我们谁也逃不出去,可若是同心同体,一起想办法,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

    听完付千硕说的这一大段话,越溟川沉默了。

    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如果他们想出去,仅凭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微薄,况且他们此刻连身处的方位都不知道,即便有可能将门窗打开,逃离密室,可出去之后呢?他不确定外面就一定会比这里要安全多少。

    他正暗自纠结着该不该最后相信付千硕一次,身旁的宋南醉却突然开了口。

    “有一个问题,我有点好奇,”他停顿一下,微微露出一个浅笑,“既然这一切不是你布的局,我们也并非你所害,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跟你不在同一个地方,又是怎么知道我们也被困?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在你隔壁,利用你面前的这些监控在观察着你的一举一动,亦或许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们设计制造的,你不过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颗棋子。”

    宋南醉说的缓慢,一边说一边观察付千硕的表情:“你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我们两个都会一直在一起吗?因为我们其实才是制造这一整起事件的最大主谋,你说被黑衣人绑架,丢进冷冻库里,其实那根本就是我们两个做的,还有那个医生的死,包括康北的死,甚至我们同你说过的那个在我们一开始来到这里遇到的人,也都是被我们两个联手杀害……如何?听到这个消息,你还希望和我们一起‘同心同体’,还认为会有‘一线生机’吗?”

    作者有话要说:

    坏人是sei呢~?[思考脸]

    第50章 游戏第五十天

    空气中有短暂的沉默,紧接着就被付千硕打破。

    “不会的,你骗人!你们两个不可能是凶手!”

    宋南醉微微一笑:“这世界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还是很多的,你一口咬定说不可能,又有什么理由

    分卷阅读52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