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越儿 - 分卷阅读9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作者:小越儿

    分卷阅读9

    奇怪,只是令越溟川想不通的是,保鲜膜藏的这么隐蔽,宋南醉却好像事先知道一般,直接将自己拉到了这些箱子跟前。

    他……

    宋南醉帮他缠好,见他带着探究的眼神凝视自己,诚实道:“我刚刚……看到之前那个小孩坐在这箱子上朝我招手。”

    越溟川“……”

    招手你就敢过来!!你就不怕是拉你下地狱的!!!

    宋南醉蹙眉道:“不知为什么,我感觉那小孩应该对我没有敌意。”

    话是这么说,可越溟川还是觉得脸有点疼。

    或许确实是对他没敌意,可对自己就不一定了。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毛毛的,劈手夺过宋南醉手中的保鲜膜,飞速帮他缠好,而后又将保鲜膜扔回箱子里,拽着他火速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家基友特别博闻强识,每次问我“你知道xxx吗”我的回答都是“不知道”,然后脱了裤子等他给我科普。

    今天基友问我,你知道天坑吗?我还以为他又有了什么神奇的梗要跟我分享,然后就脱了裤子等着听。

    基友说天坑就是面积特别大特别深的坑,地下有水,被丛林覆盖,这种坑分布在喀斯特地区,属于特殊的地质景观。

    作为学渣的我满脸兴奋的期待后续。

    他接着说,这种景观成因有三种:

    第一种是塌陷形成,比较常见。

    第二种是冲蚀形成,比较罕见。

    说到这都很正常,然后……

    第三种是作者跑路,经常可见。

    ……

    我当时的心情……特别想让他见识一下这种经常可见的地质成因。

    我决定一定找个机会坑他一次。

    你们有什么好点子吗?

    第8章 游戏第八天

    他们在室内发现了个连接的小门,轻而易举的将门踹开后,二人进到一个新的空间里。

    比起外面满是货架的房间,这里显然空旷了许多,不过味道却比外面要难闻了数倍。

    房间的四周在冷气的侵袭下已经冻结成冰,就连地面也有些打滑。

    虽然身上有保鲜膜可以暂时保温,不过这里显然比之前更冷一些。

    越溟川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当务之急必须要弄清那位“请”他们进来的人的目的所在。

    他忽然又想到那个与宋南醉有两面之缘的小孩,忍不住道:“我看那小孩好像挺喜欢你的,你试试看能不能问问他,看咱们到底要怎样才能从这出去?”

    宋南醉没有马上照他的话去“试”,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他喜欢我,你好像很高兴?”

    越溟川自豪道:“我们家南醉被人喜欢,爸爸当然高兴。”

    他高兴,自己可不高兴。

    宋南醉偏开头,状似无意道:“那你呢?”

    越溟川没太理解这句省略问句所省略部分的含义:“我什么?”

    继而略一琢磨,完全会错意道:“爸爸一把年纪了,哪还会有人喜欢爸爸。”

    宋南醉差点脱口道怎么没有,不过话到嘴边又让他咽了回去。

    他沉吟片刻,小心试探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越溟川一听,笑了:“我们南醉是不是青春期到了,情窦初开?竟然跟爸爸聊起了感情话题。”

    宋南醉翻了个白眼,后悔自己多嘴。

    越溟川却好似被他勾起了兴趣,不休的追问:“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快跟爸爸说说,爸爸不是那么不开明的爸爸。”

    宋南醉斜着眼睛看他一眼,笑的有些意味不明:“是啊,看上了个有意思的家伙。”

    越溟川一听还真是,登时有些痛心疾首:“儿大不中留啊。”

    两人通过聊天分散注意力,好使自己不将全部精神都放在感受寒冷这件事上。

    走了没多远,俩人忽然瞅见地上趴着一个黑乎乎的不明物体。

    二人互觑一眼,立马双双上前。

    走至近前他们才看清,地上歪倒着的是个人。

    这人双手后折被绳子捆住,嘴里堵着东西,眼眸紧闭,脸色泛青,嘴唇冻的发紫。

    越溟川摸了摸他的身体,还有温度,脉搏呼吸也还在。

    只是体温明显下降,身子有些半僵硬。

    越溟川将他扶起来,取出嘴里的东西,又给他松绑。

    做完一切后,他轻轻拍打他的脸部,企图将人唤醒。

    可惜他只是皱了皱眉,轻到不能再轻的哼了一声,之后便再无反应。

    越溟川心里一凉,赶紧给他搓手搓脸,情急之下又将人裹在怀里,想用自身体温帮他取暖,恢复知觉。

    宋南醉站在一旁全程围观,看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沉着脸问:“你在干什么!”

    越溟川一脸理所当然:“帮他回暖。”

    宋南醉咬了咬牙,脱下身上那件带有自己体温的越溟川的衣服丢给他。

    越溟川会意,赶忙将衣服裹在他的身上。

    衣服上的余温很快流失,越溟川被保鲜膜锁住的温度也渐渐抽离体内。

    就在他马上就要放弃的时候,那个人醒了。

    短暂的迷茫过后,那人抓着越溟川的手,虚弱的请求援助。

    他说他叫付千硕,本来也是个阿婆主,因为基友神秘失踪下落不明,他又刚好在基友的电脑上发现了一串链接地址,所以就这么被卷了进来。

    刚到这边后,他仿佛还看到了基友,但是叫了几声,基友却根本不理他,他只好尾随基友,没想到还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面击昏。

    他在被人搬到这里时,曾经醒过来一次,发现那个搬他进来的人穿着又脏又破还露出黑心棉的大衣,脸上蒙着黑色的头套,不过看他的手应该确定是个男性。

    所以说,这地方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这么说的话迟牧很有可能就是被那人袭击所伤。

    不过此人身份尚不能完全确定,他言辞的可信度也顶多只有50%。

    越溟川正想着,宋南醉突然开口问:“你看到那人是怎么离开的了?”

    付千硕摇头:“没看见,但是听脚步声是往那边去了。”

    越溟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这才发现这边竟然还有个门。门外挂着块牌子,不过因为时间久了,上面的字都被冻结的冰挡住,只漏出了某个字的一小部分。

    他之前在玩恐怖游戏时,曾经遇到过文字游戏的小关卡,猜字什么的,自不在话下。

    越溟川盯着那个字,只稍微一琢磨便猜出那应该是个“控”字。

    控?控制室?

    越溟川带着疑问抬脚踹门。

    由于冰冻的时间长了,他浑身的灵敏度急剧下降。脚在踹击门板的同时,也被反作用力震的生疼。

    他在心里暗骂一声。

    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得困死在这鬼地方。可是他死无所谓,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